常州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科技

寂静王冠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最后的荒诞剧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21:57:00

寂静王冠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最后的荒诞剧

“众所周知,在天灾之中,最上位的存在都是从大源中流出,具有着自身的特殊性,比如三柱神、三贤人与四活物……”

赫尔墨斯淡然说道:“在其中,三贤人是秉承‘人’之要素而从大源中诞生的天灾。可以说,因人的出现而从大源里产生的投影。

因此,我们以人类的姿态或者人类的意志行走在这个世界上。

虽然在人类看来,我们是掌握了大源奥秘的贤人,可从大源的角度看,我们同样是一支因人类而诞生的末端,同样也是大源的一部分。

从某种程度来说,我们不论愿不愿意,本身就代表了某种大源对世间的干涉。”

说着,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所以,我们才能够感应到一些东西……一些有关未来的景象,从大源最深处所酝酿的变革。”

因此,透过缭绕的烟雾时,他看向亚瑟的眼神就变得如此悲悯:

“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,新的时代将要到来了,陛下,‘旧神将死’,因为一切的意义将被重新评定,包括你。

或许此刻就是你将被评定价值的时刻了。但毫无疑问,和即将撬动大源的力量相比,你本身的价值微不足道——”

轰!

王座上,面色铁青的亚瑟抬起手掌,隐藏在石中的炼金矩阵不断地分崩离析,在君王的震怒之下化作灰烬。

但是这愤怒却无从宣泄。

这或许便是赫尔墨斯最愉快的地方。

他都已经死了,你又从何报复他呢?

亡者残留的幻影闪烁着,却并未曾消散,只是抽着烟卷,许久,将那一点火光按灭,抬起了眼睛。

在他身后,王座大厅之外的石阶上,有脚步的声音传来。

沉重的枪锋拖曳在地上,和铁石摩擦,便发出清脆的声音,在血雨中迸射炽热的火花。

有人自远处而来,向上。

仿佛要一步步地接近黑暗烈日高悬的天穹。

“看来久违的重逢将要结束了啊……虽然如此不欢而散,是非我的本意。”

赫尔墨斯露出神秘的微笑,抬起了身子,不知从何处变出来一顶帽子,夸张地行了一个脱帽礼,宛如在舞台上一般咏叹:

“那么,接下来,请允许我为您献上最后的荒诞剧——《亚瑟王之死》!”

崩!

在枪锋敲击大地的震鸣中,那幻影消散了,显露出身后那个缓缓走进大厅的身影。黯淡的光芒中,白色的长发飘飞,如燃烧的银。

并没有跪拜,也没有俯首。

他抬头,满不在意地凝视着王座之上的皇帝,便露出古怪的笑容:

“圣城主教,宗教裁判所大审判长,龙脉侯爵叶清玄,前来觐见。”

在宛如死亡的寂静中,漆黑的龙威漫卷。

王座上,亚瑟俯瞰着叶清玄,膝前的石中剑震颤着,迸发哀鸣。

“这么多年了,这个世界始终没变。”

他的手指轻弹着石中剑的剑刃,声音冷厉:“碍事的家伙永远像是苍蝇一样,数不胜数,烦不胜烦……

你拿着屠龙之枪,那么兰斯洛特已经死了?”

“对。”

叶清玄颔首:“比预想中费了一些手脚,也费了一些心思。说实话,我还挺感谢陛下给我这个机会。

所以,既然陛下如此慷慨,那么在决定杀我之前,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叙旧的机会?”

说着,他搓了搓手,露出殷切谄媚地笑容,带着十足的违和感,食指和拇指抬起,比划了一段小小的距离:

“真的,一下就好。”

沸腾的漆黑龙威戛然而止,王座上,亚瑟愣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膝前黯淡的石中剑,旋即大笑:

“麦克斯韦,你所寄望的一切要靠这样的家伙来拯救么?真是……十足的滑稽。

今天我见了足够的老朋友,现在轮到你了,麦克斯韦。抓紧最后的时间,出来说点告别的话吧。”

在那一只手掌的把持中,石中剑悲鸣。

沙哑地叹息声响起。

剑刃的倒影里,那苍老的魂灵睁开眼瞳,看向台阶之下的叶清玄,模糊的神情就满是复杂:“何必再来?”

“当然为了救你啊。”

叶清玄的样子十足严肃:“虽然喜欢耍心机的老年人很招人烦,但对于你,我并不讨厌。

你年纪大啦,麦克斯韦,出生入死的活儿已经不适合你了。等这一次的事情结束之后,我就送你去养老吧。

阿斯加德海边的那套房子挺好,苗圃空着,你可以养花。”

麦克斯韦沉默了。

许久,轻声笑了笑。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嗯,再稍等一会。”

叶清玄抬起了屠龙之枪,对准了王座之上的亚瑟。

他学着曾经兰斯洛特的姿态,摆出冲击的姿势,看上去蹩脚又滑稽,可他却并没有觉得尴尬,语气认真:

“我立刻去救你。”

沉默的黑暗中,本应剑拔弩张,可是王座上的亚瑟却忍不住狂笑,拍着膝盖,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。

“噗嗤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他看着叶清玄,乐不可支:“你这套把戏究竟是哪个马戏团里学来的?真是绝佳的才华,远胜那些阉伶和小丑!

年轻人,如果你现在下拜叩首,我会考虑在将来的王国里为你留一个位置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叶清玄咧嘴一笑:“我可没向傻逼效忠的习惯。”

从几百年前到现在。

从未曾有人胆敢用这个词去形容亚瑟。

从来没有……

那一瞬间,随着亚瑟眼瞳中寒芒迸发,叶清玄脸上的笑意也消散了。

熔金的辉光从古老的枪刃之上迸发

,沉睡的陨落之铁被唤醒了,百倍炽热带来了剧痛,手握的仿佛再不是冰铁,而是烧红的铜汁,被拘为一束的毁灭。

辉光炽热,钢铁咆哮。

宿命之章的骤然展开,轰然迸发,九层以太之海在这恐怖的吸引力之下,向着叶清玄手中坍塌,以太化作洪流,涌入长枪。

本应该有乐师才能够发挥其力量的神器如今已经在乐师手中。

只是瞬间,叶清玄几乎将小源中的储备彻底耗光,所换取来的,乃是宛如星辰破裂的恐怖辉光。

那是生来便是为了杀戮而打造的武器。无拘与在谁的手中,也不论对准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人。

哪怕是亚瑟也一样。

雷电轰鸣。

狂热的电光从枪刃之上升起,整个长枪仿佛已经失去了物质的形态,蜕变为某种更加狂暴、更加贴近毁灭本质的东西。

在那电光的跳跃中,叶清玄的双手皮肤剥落,露出痛苦抽搐的肌肉,鲜血流出,转瞬间又被电光所蒸发。

杀意刺骨。

叶清玄踏前,向着王座之上,突刺!

哪怕对常人来说如此迅捷,但在亚瑟的眼中,却缓慢的像是龟爬,那半吊子姿势和半桶水的突刺姿势,更是不堪入目。

纵使如此,可那枪刃之上,却散发着令亚瑟也为之忌惮的寒意。

大厅之中,如海的龙威动荡着,宛如沸腾一般,席卷。

可随着那枪刃的突刺,就连龙威也被撕裂了,黑暗的海洋被金色的烈光拆分成两半,露出笔直的通路。

源自于龙血的力量还没有完成登神仪式,无法与利维坦真正的姿态比拟。但这种程度的龙威,对亚瑟来说,却不过只是呼吸而已。

而随着那一双空洞的黑暗眼瞳抬起,真正的巨响从王座之上迸发。

登神之路上,那沙哑的歌声骤然转化为凄叫,原本恐怖的以太波动再度暴涨千百倍,就像是垂死的海怪在汪洋之中发狂的肆虐,掀起了万丈海潮。

虚无的以太波动化作了狂潮,碾压着物质界的一切,令万物发出崩裂的哀鸣。

而王座之上,那风暴之眼里的诡异寂静中,亚瑟却缓缓地抬起了石中之剑。剑刃哀鸣,颤抖着,却无法违抗亚瑟的意志,对准了叶清玄。

斩!

那一瞬间,狂烈的光芒爆发,将一切吞没。

只是扑面而来的飓风,就压得屠龙之枪的光芒黯淡开来,举步维艰,宿命之章剧烈地震颤,三位一体的结构动荡,几乎将要分崩离析。

这是本质的区别。

巨龙和蝼蚁之间的庞大差距。

利维坦的力量和凡人相较,宛如七海汪洋与舢板,甚至不需要雷霆震怒,只是略微的摆动,便可以掀起海潮万丈,淹没诸国,令一切埋葬在深海之中。

只是挥手,隔空剑斩,叶清玄便被那恐怖的气息所慑服,动作戛然而止。

恍惚之中,甚至意志都难以维持,脑中所浮现的,乃是被蒸发为尘埃的痛苦,和被碾压成灰烬的绝望。

纵使登神仪式尚未完成,在掌握了石中之剑后的亚瑟,也依旧拥有着不逊色于任何天灾的力量。

天灾就是天灾。

不是手持神器便能够随随便便杀死的什么阿猫阿狗。

也绝非是大师所能够应对的存在,哪怕再强大的大师也不行。

“可惜了……”

那一瞬间,叶清玄的轻声呢喃,叹息声微不可绝。

他闭上了眼睛。

下一瞬间,远胜刚才千百倍的烈光迸发。

亚瑟愣住了。

在他的手中,屠龙之枪崩裂出无数细碎的裂痕,可从裂隙中升起的,乃是乐理崩坏、神人相激的恐怖意像。

代表着神性和人性的乐理碰撞在同一处,以古典学派的基盘,演绎出最后的毁灭悲歌。

这是最终的主题演绎——诸神黄昏。

就仿佛一个世界的毁灭和一个世界的终结。以毁灭屠龙之枪为代价,所换取来的乃是神怒的恐怖力量。

要令浩劫降临,令海水淹没一切,令所有神明陨落,将树上的旧世界焚之一炬,在灰烬中重定四大元素,开创出新的时代。

崩!崩!崩!崩!崩!

剧烈的轰鸣中,千倍、万倍、十万倍的烈光从叶清玄的手中爆发。

亚瑟的力量被撕裂了,屠龙之枪上前势如破竹,最后的宏大力量穿透了层层阻碍,仿佛世界燃烧的辉光砸在了石中剑的剑刃之上。

亚瑟暴怒,石中剑的剑刃迸发轰鸣,必胜黄金之章从其中唤醒,演化出种种幻兽的影响,最后化作真实不虚的巨龙,吞噬咬向叶清玄的所在。

可巨龙也被贯穿了。

势如破竹。

叶清玄嘶吼,充盈的力量化作烈光,从双眼中喷涌而出。

他几乎快要被那狂乱的力量焚烧殆尽,超越他掌控范围千百倍的力量在手中,就连接近都变成了炼狱一般的折磨。

每一瞬间都有接连不断的轰鸣声响起。

那是屠龙之枪和石中剑的碰撞。

每一次撞击,带来的都是震动天地的轰鸣,哪怕远在圣城也可以观测到的可怕余波。

手持那烈光,近乎奢侈地消耗着屠龙之枪自毁的力量,叶清玄步步上前,跨过了觐见之阶,向上,踏破了一重又一重的阻碍。

直到最后,与亚瑟已经近在咫尺。

这么长时间以来,从来到阿瓦隆的那一天开始起,他一直覆盖在亚瑟的阴影之中,可直到今天,他才第一次看清楚亚瑟的摸样。

亚瑟的脸色很难看。

非常难看。

在人的面孔之下,却有兽的轮廓浮现,狰狞又丑陋,死死地盯着叶清玄,满盈狂怒之火。

叶清玄嘶吼,用尽最后的力气,推动着那一轮辉光,向着亚瑟刺落。

亚瑟怒吼,石中剑轰鸣,力量再度暴涨。来自天灾的力量终于全力爆发,凌驾于一切凡人之上的恐怖之力和屠龙之枪碰撞在一处。

王座之厅轰然坍塌。

“痴心妄想!”

亚瑟狞笑,剑刃之上的乐理的引力狂暴,将屠龙之枪寸寸压下,竟然强行将这宛如世界毁灭的可怕乐理镇压下来。

可那一瞬间,隔着狂热的辉光,他却看到了叶清玄嘴角咧开的笑,如此愉快。

然后,那个微笑的年轻人,松开了手掌。

任由屠龙之枪从手中脱落。

放弃了?!

紧接着,那一只带着交错伤痕的手掌抬起,在亚瑟错愕的眼神里,五指张开,轮圆了胳膊,卯足了力气,向着亚瑟的面孔,砸下!

啪!

一个耳光。

轰鸣声无法掩盖那清脆的声音。

亚瑟的脸上,那一张带着阴暗威严和邪异魅力的俊秀面容上,浮现出了清晰的掌印。

眼神依旧呆滞。

带着一丝困惑和茫然。

那袭击是如此的突然,如此的冒犯,又是如此的……痛彻心扉!

这样的表情很好。

叶清玄愉快地点头。

心满意足,浑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跳着轻快愉悦的舞蹈。

——真爽!

西安治疗男科医院
珠海哪家性病医院好
武汉博仕医院秦国才
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分院预约挂号
珠海治疗男科医院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