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娱乐

俗世地仙530章略占上风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20 16:49:18

俗世地仙 530章 略占上风

此刻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。

不知何时密布夜空的阴云散去,于是便有银河贯空,繁星密布洒下星芒,一线月牙在星空中若隐若现。

高墙外那片空地上。

一个不足五十公分高,黑糊糊的影子,正在和一个白色的影子纠缠扭打在一起。

温朔魁梧的身躯踩着墙头冲到了边缘,一眼便看到了下方正在和不明邪孽异物厮打着的小青,他顾不得多想,屈膝蹲下,然后侧身直至地跃下了高墙,身体急速下坠的过程中,他单手在墙头上使劲搭了一下,减缓下坠的速度和力量,旋即松开落地。

双脚前部先着地,温朔就势一个前滚翻卸去了高空下坠后大部分的力道,随即整个人便冲向了正在厮打着的双方。

此刻,他已然看清楚了那邪孽异物的形象。

通体黝黑,像个几岁大的侏儒小孩儿,赤身,动作灵敏,双目空洞又或是没有眼白的缘故,黑漆漆的,鼻子上倒是有两个孔,一张嘴就露出满口白牙,只是牙齿全都是尖利的,在月色下泛着森森寒芒。

尤为诡异的是,这玩意儿竟然有四条胳膊四只手,时而如一只狗般,四肢着地,从两个肩膀上多长出来的两条胳膊,则是如同螃蟹的钳子般举起来灵活地进攻。

它的手指上,长着锋利如钩的爪子。

在高速的攻击中,这玩意儿嘴里不断发出咝咝咝、吭哧吭哧的声音。

向来作为温朔的女儿,起坛作法遇到特殊状况时的锋利尖刀,无论阴邪之气还是阴煞之气,都视作食物肆意吞噬,无往而不利的小青,此刻,却极为被动,不断被那黑糊糊的小东西抓挠出一道道恐怖的伤口,好在小青的躯体被抓裂,就会迅速恢复如常,但即便如此,小青也感受到了极度的疼痛,时不时会痛呼。

而且,那东西时而还会从小青身上咬下一块来,干脆利落地吞噬。

这让小青更加的痛苦。

也让听到小青惊叫后,就以最快速度赶来的温朔,怒气大作,他像是一头看到孩子遭遇攻击的雄狮,怒吼着冲了上去,雄浑的真气在体内大周天中,以一念千里的速度高速循环,气机蓬勃释出附着在体表各处,以便让他拥有真切触碰任何邪孽异物的能力。

唰!

小青化作了一片薄纱,试图避开那东西凶残狠戾的攻击。

那东西却是一跃而起,挥动着四只前爪,唰唰唰几下,将小青化作的薄纱撕扯出了一道道伤口,并顺势咬下一块吞入肚腹之中。

“去你妈的!”

冲到近前的胖子恰恰看到这一幕,怒火更甚,抬腿一脚把那刚刚落地,黑糊糊的东西给踢得飞起了四米多高,旋即纵身而起,一记凌空鞭腿,将那东西给抽得如同出膛的炮弹般,砸到了几米开外的教学楼墙壁上,发出砰的一声闷响。

温朔落地,心中一个念头猛然闪过:“这玩意儿,有实体,而且有分量!”

“这他妈就对了!”

“还好打了呐!”

胖子没有害怕,反而愈发狰狞愤怒,大步冲上去,在昏暗的光线下,他看到那东西被踢到了墙上后,竟然留下了一片四溅的黑色污渍,就像是一个水袋被踢到墙上爆裂开后造成的大片水渍。

而那东西,已然摔落在地,随即发出呜呜呜的怒吼和痛呼声,弹身而起,如同一只猎豹般扑向了温朔。

被怒火烧得几乎失去理智的胖子,不躲不避,一转身干脆利落地一记旋风踢。

啪的一声。

那东西再次被踢飞到了墙上。

胖子只觉得右小腿和脚踝处一麻,还以为自己被那东西抓伤了,赶忙低头看了看,发现并未受伤。

只是,他裹住了全身的气机,在右小腿和脚踝处,被生生撕开了几道口子,而且,无形的气机竟然不能够在瞬息间愈合,并且在麻木之后,又有疼痛感传来。

“妈的!”温朔怒目圆睁,大步冲了上去。

管你是什么东西!

敢欺负胖爷的闺女,非得把你丫大卸八块再活活炼化掉!

不就是撕扯老子的气机,爪子上带毒吗?

胖爷是玄士!

专治邪孽异物的狠主儿!

温朔怒气冲冲地杀过去,那东西的抗击打能力极为强横,哪怕两次被温朔抽得狠狠撞击在墙壁上,迸溅出大片污渍,显然是受到创伤了,但战斗力依旧强横,吱吱呀呀地怒吼着扑向温朔。

这次,温朔没有抬腿踢,而是侧身避让,电光火石间,一把揪住了那东西的一条胳膊,任凭那东西反应极快地用其它五个爪子抓挠他的胳膊,狠狠地抡起来摔在了地上。

啪嚓!

这一下,摔得极为结实。

那东西好似终于被摔得重了,一时间六肢全部瘫在了地上,活像是一个诡异的大蜘蛛。

温朔忍着胳膊上酸麻迅速转化成的痛楚,神情狰狞可怖地一脚踩在了那东西的胸腔处,同时俯身伸手,揪住了那东西的一条胳膊,狠狠地一扯一拉,竟是生生把那东西的一条胳膊给撕扯了下来。

呼……

一股黑雾从那东西肩膀断了的地方喷涌而出。

温朔反应极快地后退,但觉得手里一空,刚刚扯下来的一条手臂和爪子,化作了黑气消散开来。

温朔再次后退两步:“青儿,躲远点儿!”

说来话长,其实从交手到现在,不过才过去十几秒钟的时间,重新化作人形的小青,正准备要冲过来帮忙,却听到了父亲及时的喝止声,当即停步,悬在一米多高的半空,警惕地注视着地上那一团浓浓的黑雾。

温朔迅速意念内敛察体,并促动体内真气,封堵经络细脉,以防体表附着的气机上,沾染了可能存在的毒素后,在循环中侵入体内,同时,以意念和体表气机,去查探那种导致酸麻和剧痛,以及导致气机不能瞬间恢复的,是什么毒?!

“妈的,血煞毒?!”

温朔打了个机灵,幸亏自己反应快,理智尚存没有被怒火完全冲昏了头脑,及时封堵了经络细脉,否则被这玩意儿循环入了体内,保不齐就会丢了这条国宝级的大命啊!

想到这里,他屏息抬右手

,咬破食指尖,凭空书符,气机裹气血生机,霎那间书符三道。

尽皆五雷驱煞符!

中指一动,在食指指肚的伤口处轻挑出一滴鲜血,旋即屈指轻弹,将那一滴鲜血弹射入了那团久久不散的黑雾中。

三张五雷驱煞符在电光石火间,冲向黑雾,瞬间扩大,竟是将整团直径超过一米五的黑雾完全笼罩,落下,裹住。

嗷呜……

凄厉的惨叫声从黑雾中传出。

一道黑影从黑雾和三张五雷驱煞符的卷裹中,猛然蹿了出来,那东西浑身被五雷驱煞符的玄法效应攻击着,噼里啪啦地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火花,飞一般向远处逃窜而去。

温朔赶紧大步追过去,却见那东西忽然一沉,消失不见。

遁地了?!

温朔挥手制止正待要追出去的小青,让她先回到玉佩中,继而独自走到了那黑东西消失的地方,蹲下身仔细查看一番后,微皱着眉头起身,迈步往回走去。

那东西,确实有实体,因为重量很明显,少说也得有二斤重左右。

但要说它有实体,却又是能够遁地消失不见,而且地面上看不到丝毫痕迹,这说明,它的身体是不受实物阻挡,完全可以直接穿墙而过的。那么,它为什么不能穿墙而过,去杀武玉生呢?

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

为什么会带有浓烈的血煞毒?

为什么,它已经攻击过武玉生几次了,凭借血煞毒的毒性,一点点就足以要了武玉生的性命啊!

温朔从迷宫中穿过,走到了食堂的正门前。

神情高度紧张的靳迟锐,两手攥着大把的符箓,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四下乱瞄,心里却在凄凄惨惨戚戚地祈祷着各路神仙,千万别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发起攻击啊,师父只让我拿符箓站在门口,却没教我怎么用符箓防御、反击啊!

见到师父回来,他大喜过望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迈步就要迎上去,却被温朔抬手制止:“别靠近我!”

“啊?”靳迟锐愣住。

“离我远点儿!”温朔的语气不容置疑,走到台阶旁,拿起剩余的黄裱纸,迅速折叠、裁剪出符纸,继而调墨,并滴入了几滴自己的鲜血,然后挥毫书符一十六张。

十六张符箓分别以内八卦、外八卦,均匀重叠着铺在了台阶上。

然后,温朔将小青唤了出来,让她也忍着剧痛,将正在侵蚀她的血煞毒剥离出体,可把小青给痛得直哭,因为,把血煞毒素一点点剥离出来,难免会带出血自己的肉啊!

看着小青受这般痛苦,温朔心如刀割,却顾不得去安慰小青,他默诵法咒,单手掐诀,意念引导体表气机慢慢脱离身体,汇聚成线,旋转着形成一股好似龙卷的气流,将小青身体上剥离出来的血煞毒卷入,继而呈螺旋状态,底部探入刚刚布好的法阵中间。

而气机中沾染的少许血煞毒,也被气机裹挟着落入法阵。

温朔一口唾沫精准吐在法阵中央,食指隔空一指法阵,口中喝一声:“令!”

噗!

火光骤现!

火苗呼呼而起,旋即熄灭。

一十六张符箓组成的法阵,消失不见,符箓也没有了,连灰烬都没有。

地上,唯余下了一个小小的,大约直径有半厘米的暗红色小球,亮晶晶的。

温朔俯身捡起那枚小球,仔细打量着,一边说道:“行了,没事儿了。”

小青委屈地看看温朔,又看看靳迟锐。

“小青,你,你受伤了?”靳迟锐满脸不可思议地上前关切道,又看向了师父。

温朔摆摆手,道:“这玩意儿太凶了,身体携带有血煞毒,我今天太大意,差点儿着了道!也确实没想到,那东西会来得如此早,根本没给我们做好准备以逸待劳的机会。”

“那,那东西呢?”靳迟锐颤声问道。

“跑了!”

“啊?”

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
浙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唐山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广西河池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四川生殖医院林暄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