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健康

天苍黄368第368章国士待之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9 22:08:41

天苍黄 368.第368章 国士待之

一入江湖生难离!

柳寒在心里轻叹,脚下却很快,还是在小巷内转了两圈,从小巷出来,他便成了另外一个人。请大家看最全!

府里依旧静悄悄的,但战备已经提升了几个等级,府内的护卫人人佩刀,几个高处,都有人持弓弩监控,老黄的小院门口也布上了两个守卫,院内的机关全部启动。

柳寒很清楚,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柳府将成为很多人关注的中心。

但今天不同,他在昨晚冒险用了符剑,这符剑是玉清子送给他的,按照玉清子所言,这符剑只能用三次,三次过后,符剑的灵气将散尽。

作为收过现代教育的人,对符剑这玩意有点信不过,虽然在清虚宗见识了不少对一个现代人来说匪夷所思的事,可他依旧不敢完全相信这所谓的符剑,史平正是一个极好的测试对象,宗师四五品,比他仅仅低了点,就算没发生作用,他也有能力作出反应。

可这一试,把柳寒自己都吓了一跳,若无符剑,他要收拾了史平得费很大力气,恐怕还杀不了他,可这符剑一出,居然是秒杀,这太可怕了,难怪世俗朝廷对清虚宗这样的修仙狂人如此警惕,也难怪玉清子他们对世俗人如此不屑。

但使用了符剑,会带来什么后果?柳寒还不清楚,按照玉清子的描述,修仙者是不能出现在世俗界的,所有修仙界出来的人都必须在朝廷登记,否则会受到朝野的围攻。

昨晚冒险使用符剑,会不会惊动朝廷?朝廷会不会因此怀疑他?进而朝廷会采取什么手段?

柳寒都不知道,所以,他必须尽快赶回府里,等待朝廷的动作。

可让柳寒很为难的是,不管朝廷作什么,在朝廷的动作没表现出来之前,他什么都不能作。

有一点,柳寒可以肯定,朝廷就算有什么怀疑,也拿不到证据,若他现在就采取行动,反倒会证实朝廷的怀疑,所以,他什么都不能作,只能等待。

“有萧雨的消息没有?”

柳寒刚跨进房里便径直开口问道,老黄在案几后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的答道:“没有,三江会的苟况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了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任何消息。”

柳寒闻言稍稍轻松,既然三江会还在找,那说明萧雨生死还不明,既然生死不明,那就还有生的可能。

老黄说着将刚收到的报告送到柳寒面前,柳寒拿起来一目十行,王家许家田家动作频频,但最主要的还是三江会和飞鹰堂这些地下世界的,另外,还有柳寒特别看重的码头。

昨天,柳寒派人收编码头脚夫,帝都的码头有点怪,这码头是官府修的,但却是免费用,谁都可以在这停靠,官府不管,但上下货物却是码头脚夫的活,所以,控制码头便是要控制脚夫。

城内的五个码头各有脚夫组织,这些组织明显便是帮会,只是这些帮会都是小帮会,而且很难将他们定为****,更多的还是脚夫们抱团取暖的组织。

当年,脚夫和船运之间千头万绪,有厉害冲突,也互相依存,漕帮负责漕运时,漕帮有丰富的漕运经验,也有与各地码头脚夫打交道的经验,与各地的码头脚夫关系很好,风雨楼接手漕运后,没有动码头脚夫,甚至还提高了脚夫的劳务费,算是维持了与脚夫的关系,不过,风雨楼只是控制了城内的三个码头,这三个码头都是货运码头,另外两个一般没有货船靠岸,脚夫较少。另外,城外的码头,风雨楼只是控制了四个码头,剩下的三个码头没有管。

现在,柳寒要将城内城外的全部十二个码头全部控制下来,所以,昨天,他便派人去与码头脚夫帮会交涉,让他们听自己的。

这件事由老黄负责操作。

“原风雨楼的三个码头接手很顺利,这主要是,萧雨雷纳不是用风雨楼的名义接手码头,而是用船运商社与脚夫们谈的,我让商社的那个掌柜派人去了,城外的四个码头有点麻烦,脚夫头要求提高费用,我们暂时没答应,城内另外两个码头,我也派人去了,他们还要商议下。”老黄将情况简单说了下情况。

柳寒有些心不在焉,老黄微微皱眉:“怎么啦?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什么,雷纳已经被我救出来了,另外还有沈晨楚飞,楚飞负伤较重,现在还昏迷不醒,沈晨还好,现在还能动,另外....”柳寒说到这里

,朝外面吩咐道:“你们先到外面去等一会,不叫你们不要进来。”

大脑袋和院子里的两个护卫闻言立刻离开院子,柳寒确定院子里没人后才说:“昨晚我杀了史平。”

老黄有些纳闷,不明白这有什么,杀几个人是既定计划,这有什么奇怪的,还用得着小题大做,柳寒又说:“上次我下江南,将静真托付我的那东西送回清虚宗了。”

老黄点点头,这事他知道,不过,柳寒回来后没提这事,他也就没问,柳寒又说:“难怪我到处打听,都没人知道清虚宗,这清虚宗是隐世仙门之一,还是其中最大的一个,不过呢,这隐世仙门有点不是玩意,我在里面加入清虚宗....”

柳寒将自己被迫加入清虚宗的过程说了一遍,也大致说了点修为增加了,还有符剑,以及得的一些药品。

“昨晚,我用符剑杀了史平,我有点担心,这会不会引起怀疑。”柳寒一气将话说完,老黄脸色阴晴不定,有喜有忧,仔细观察居然是喜多于忧。

柳寒并不担心老黄,这老家伙知道他太多秘密,而且通过风雨楼这事,也证明了他的忠诚。

老黄与萧雨雷纳有旧,萧雨找来是出于他的建议,但萧雨显然不知道多少他柳寒多少事,也不知道瀚海商社多少事,雷纳甚至知道得更少。

所以,柳寒相信他,而且,老黄是他最重要的谋士,很多重要的行动都是他在谋划,这么重要的事,必须要让他知道,而且,自己对他愈是开诚布公,他便会愈加忠诚。

士为知己者死!

君以国士待我,我必以国士报之!

这老东西别看时不时露出一脸痞赖样,可内心里却地地道道将自己当着国士。

“你干嘛要削去一层?”老黄有些好奇的问,柳寒苦笑道:“不得不如此,按照玉清子那老家伙所言,这符剑杀人后,会留下淡淡的元气附在伤口,这层元气不多,维持的时间也不长,几个时辰到一天,胸口那个是没办法,那个太小,而且在体内,不仔细根本查不出来。”

柳寒解释了一下,老黄又问了些隐世仙门的事,这事在以前他根本不知道,于是柳寒又详细解释了隐世仙门与世俗界的恩怨,以及现在隐世仙门受到的制约。

“你到帝都后没与他们联系过吗?”老黄又问,柳寒再度苦笑:“我去了清源观,可惜后观守得很严,那几个道士明显是虎贲卫的人。”

老黄点点头,想了想说:“这史平杀得好,他应该是这次他们派来的高手中的排名一二的,杀了这个人,一定可以震慑他们,至于他们能不能想到是你杀的,就让他们去猜吧,这事别弄那么明了,你也别急着承认或否认,就让他们去猜。”

“我担心宫里....”

老黄很肯定的摇头:“宫里最多知道史平被杀,至于细节,肯定不知道,嗯,宫里既然要咱们接手漕运,说明他们对王许田,这些冀州门阀有所顾忌,你表现出的实力越强,宫里越高兴,但得记住,实力不等于势力,所以,咱们不可表现出势力很大,风雨楼便是实力强势力大,独占帝都,还在向外扩张,宫里有些忌惮,也就自然。”

“简单的说,”柳寒不由摇头,叹口气:“咱们还得装孙子,是这样吧。”

老黄呵呵一笑,然后收敛笑容说:“与清虚宗的关系要尽快接上,这可是咱们的强助!”

“这帮人没什么用,整天修仙,妄想长生不老,这世道能长生不老吗!都是一帮疯子!”柳寒想起清虚宗里玉清子们的表现,忍不住直摇头。

“这样的人才好用。”老黄意味深长的笑道,柳寒耸耸肩,心里却承认这老东西说得不错,这帮人只认自己人,压根就不管对错,将来不知什么时候,这清虚宗恐怕还是自己一个躲避的安全屋,而至少现在,他们可以给自己提供练功的丹药。

“史平死了,王家许家田家最近几天恐怕要安静两天,以我对他们的了解,他们肯定要上报王家那老不死的,这一来一去,至少要三四天的时间,”老黄思索着说:“这就给了咱们时间和机会,咱们要抓住时机,趁机将该拿下的东西都拿下。”

“该拿下那些东西?”柳寒知道老黄的意思,随口说:“你安排吧,对了百漪园要拿下来,青衿那里也好交代。”

老黄笑了笑,该拿下那些地方,他心里早有定计,百漪园其实不在他的计划内,那块地方太繁华,争的人肯定很多,可柳寒要拿下来,老黄不由在心里暗笑。

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”柳寒郑重的说:“萧雨,萧雨的生死!你说,你的这小朋友活着好,还是死了好?”

云南生物谷
云南生物谷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

相关推荐